顾玹

【凌李】生活爱人

        我真学文,电离子什么看看就好。小段子……吧?
       
       
        人生美好,不过冲完澡跑进房间,有空调和爱人的怀抱。
        小李警官如是说。
        于是他现在窝在凌大院长怀里,吧唧着冰棍儿吹着空调,时不时还有只手攥着纸巾给他擦擦嘴角。
给赵启平看到又得是一阵鸡皮疙瘩,“没羞没臊。”
        “老凌,你说有没有人试过在浴室里安个空调?”李熏然恨不能做掉身上所有的汗腺,蹲点抓人的时候埋伏多久流多少汗都行,在(有凌远的)家里,让他一身黏糊糊的,李熏然一万个不乐意。乐意冲个凉水澡,偏偏总被家里的凌大院长叨叨,忍痛割爱冲澡也用热水后,李熏然表示,痛并快乐着。
        凌远乐:“李警官高中学文的吧?你想和电离子相爱相杀吗?”李熏然抓抓头上卷毛嘟囔两句,凌院长越来越跟得上时代了,相爱相杀也懂。凌远起身,进厨房,开冰箱,取出一碗西瓜球。用挖球器把西瓜最精华的中间部分刨成一个个鲜红的小球,李熏然的腮帮子也鼓起小球,像只仓鼠。这是凌远认为很好的娱乐,看李熏然吃东西。
        李熏然也曾执拗喂过凌远,全然忘记凌远胃不好不能吃冰的。凌远照单全收,李熏然的爱,他稀罕得紧。后来李熏然顿悟,常常在西瓜入口后小小咬一口,最甜的,在嘴里含得暖了,送到凌远口中。凌远作为一个医生的洁癖总是在这种时候自动关机,唾液的甜,西瓜的甜,爱人的甜,生活的甜。
        凌远胃不好,李熏然很早就知道,赵启平数落他的时候总带上一句:“你看看你,东跑西跑跑任务,也不知道准备点儿吃的贿赂一下胃,你要胃胃还不要你呢。怎么跟我们院长一样,自个儿糟蹋自个儿。”李熏然埋着头边大快朵颐边挨表哥的数落,“你还背后说你们院长呢。”换来一个爆栗。
        后来认识了,在一起,又住在一起,凌远胃不好这事儿慢慢刻进李熏然心里,端午节的粽子点到为止,外卖也总是给人叫养胃的汤品粥食。凌远觉得够幸运,三十多年自认孤苦无所依的生活过去了,还有只小狮子挂念着,总算过得像个人样。两人工作性质都特殊,每天(不一定每天)回家的热水热饭是不奢求,热笑脸总是随时都有。
        有爱人,有生活,更有何求。

评论(1)

热度(34)